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4:53 只看该作者

2019,瞬间的山水

本帖最后由 职业流窜犯 于 2019-11-5 16:00 编辑

1、        我很怀念墨尔本的冬天,或许有一天我会再次回到那里
                       澳大利亚墨尔本/2019年8月


DSCF3723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1


DSCF372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1



The tinkling sounds of desert bells can be heard in the distance .It must be team of camels transporting silk to the town of Anxi.

这句英文居然是一句唐诗“无数铃声摇过碛,应驼白练到安西。

万万没想到的是,跟这句年度最美汉语的邂逅居然是在遥远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美术馆NGV。

这句魅力的唐诗用在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瞬间的山水》展览,这是澳洲最具历史、最有代表性的美术馆的冬季大师展。

这句唐诗用于这个展览恰如其分。
新远行者
魅力+25点
威望+5点
坐看大片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4:55 只看该作者

本来这次旅行没考虑来墨尔本,之前已经在西澳大利亚沿印度洋海岸线流窜了一个多月并流连忘返。看到NGV冬季大师展是蔡国强先生,专程又从西澳首府帕斯飞了好几个小时到墨尔本,这一晃,又是一个月。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4:58 只看该作者

DSCF3861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7



DSCF3864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7



DSCF3856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7



DSCF386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7



DSCF3867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7


《瞬间的山水》是蔡国强一个全新的作品,他将纸、丝绸、瓷器等中国传统材料在现场进行一系列的点火爆破。

2019年的3月,蔡国强和团队应维多利亚州美术馆的邀请,前往墨尔本,为《瞬间的山水》这个展览创作了五幅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鸟云》和《地脉》。

《鸟云》里有一万只鸟蜂拥在头顶,充满了力量和冲劲。这些鸟之间的窃窃私语,是科学无法理解的迷人现象。

蔡国强说“一万只瓷鸟演绎变幻莫测的鸟云,像地下浩荡兵马俑军阵的魂魄追来,也似中华帝国不散的阴影漂浮。又何尝不是全球化时代对异文化幻觉的海市蜃楼?”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4:59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职业流窜犯 于 2019-11-5 15:11 编辑

DSCF3881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4:59


这些上万只的鸟都是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成,而着色则是通过火药爆炸来实现的。

鸟群的形态就像一幅三维的山水笔墨画,呼应着骊山的起伏。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02 只看该作者

DSCF3876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01


《地脉》是在一个旧仓库中耗时十天创造出来的,展览现场有纪录片播放,很是震撼。手法是先用记号笔在纸上画,然后用刀刻,最后用火药炸出痕迹。

这幅火药画看上去无边无际,代表着中国中原地区广阔的山川江河。

这幅火药画从中央点火,燃烧蔓延至左右,形成了大地之脉。

在研究能量的中国风水学中,像山脊、山谷与河流这样的山川轮廓,象征着大地的血脉和生命力。这个理论影响了几千年来中国所有想利用能量的人,他们在这种理论的影响下寻找风水宝地,包括秦始皇陵和其他皇帝的陵墓都是沿这样的风水脉络而建。

蔡国强这样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一直使用火药进行创作。我最喜欢的是它的自发性和不可预测性,这是一种宿命感。点燃之后会发生什么?它是一种需要借助无形力量来完成的未知。”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04 只看该作者

墨尔本之所以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其中一条原因就是文化和艺术的国际化。这次冬季大师展,请来的却是中国艺术家蔡国强。

我所在的城市重庆也是一个特别大的城市,但距国际化还差的远。比如,我不敢想象能在重庆美术馆看到蔡国强的作品,甚至,你跟某个从事文化管理工作的官员说起蔡国强,他可能这样回答你:


|蔡国强是谁啊?


蔡国强这次冬季大师展的作品很受澳洲人欢迎,澳洲最牛的美术馆NGV居然公开发动社会团体和个人募捐,想买下蔡国强此次展览的作品,并一再强调这是墨尔本的骄傲。

我的确不敢想象在我的家乡重庆,如果美术馆号召大家捐钱去收藏一个老外的作品并说他的作品是这个城市的骄傲会招来什么样的反应?

比如,关于前一段时间朝天门的来福士,骂声波涛汹涌,其中一些很理智,其中一些是真爱家乡,但不能否认的还有一些真的就是井底之蛙。


从这点看,墨尔本确实很有国际化的腕儿。

瞬间的山水。于我而言,墨尔本就是这样,这是别人的国家,别人的城市,我只是个过客。

不仅仅是墨尔本,2019于我而言,来不及反应、来不及反思和感慨,这一年就快没了。

这一年,我只是被时间大手摆弄的木偶。经过的山、走过的水,不过都是瞬间的喘息。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07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职业流窜犯 于 2019-11-12 19:42 编辑

404A6038_副本.jpg1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05


重庆机场有幅广告,为开通直飞墨尔本的航班做宣传,画面是墨尔本著名大洋路的十二使徒岩,文字是这样的“出去走走,人生或许会不一样。当你换好装备在健身房准备自拍时,十二使徒岩正在迎来惊涛骇浪”。

上次来这里时,还是2013年,时光荏苒,波涛依旧。
早晨起来拍的,大雨。全身湿透、相机全是水,回去搞了好长时间。
镜头上全是水和雾,所以看起来画面是脏的。

顺便说句关于片子的事。
接下来会有很多黑白片,是不是“拍的烂、黑白凑”,不是这样。
我自己拍片的机子有两个全幅135、两个中幅120、一个4x5大画幅和一个富士微单。今年用的最多的就是微单,因为方便。旅行特别长途的话,背个大家伙带一堆镜头实在是累赘。
而这个富士微单是很老的一款了,创作的话是有问题的,宽容度很差、对焦一般,没有B门,而且电池异常的不经用,通常半天要用三块,但作为记录场景基本够用了。
另外,作为胶片时代的大佬,富士机子都有各种模拟胶片的格式,这是富士机器的特点,也是特长,所以很多黑白片就是这种机子内模拟胶片功能拍的,不是拍完再转的。

关于摄影,越来越觉得机器不重要,重要的是观念或是思考,或许未来就是一部手机拍天下了。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22 只看该作者

DSCF3743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17


DSCF374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17


DSCF3736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17


DSCF3744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17


DSCF3749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18


NGV里有不少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张晓刚的,邱志杰的,王宁德的,还有很多其他的。

不奢望在重庆能看到这些,甚至今年的某个时候跑到银川看展。银川和重庆能比吗?貌似不能,然而银川能看到的展览重庆真还没有。

苦笑,越来越如此。

很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只能在国外看到。

这不是苦笑的问题了。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26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职业流窜犯 于 2019-11-5 15:28 编辑

DSCF3752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6


DSCF3757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6


NGV外玻璃一直有流水,里面看出来,朦胧,像一幅抽象颜色灰暗的油画。

TOP

职业流窜犯 | 白银大侠Rank: 7Rank: 7Rank: 7 | IP 

发表于 2019-11-5 15:41 只看该作者

DSCF373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09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0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08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11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15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16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DSCF3914_副本_副本.jpg
2019-11-5 15:29



作为国际美术馆,NGV里面有很多各个国家的艺术品。

不说重庆美术馆了,国家美术馆都没有国外的好作品,所以不成为国际美术馆。

这里面仅仅是钱的问题吗?不是。
更多是文化认知的问题。

大西洋风平浪静,大家为了解决物资短缺的问题,纷纷划船出海交易,用自己多的去换别人有的。那么,一个好的交易是你不能完全说了算,我也不能完全说了算,要大家商量,这就形成了契约。所以,也可以说西方很多国家是以契约立国。

而我们呢?文化。
即使你把我灭了,我也可以同化你。
比如元、比如清。
所以我们的文化是最牛逼的,也可以说我们不是契约立国而是文化立国。
如此,我们的文化当然是全球最牛的。

真不是,或者勉强的说,宋以后就不是了。

TOP

返回列表

1 11 渝警公网备